Amy

二十九号,六月二十九号,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,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。在这一分钟里,我们吃了最难吃的食物,这是事实,你改变不了,还好已经过去了。我以后不会再来了。

最初面上来的时候,Amy还拿着面单一直犹豫,其实我是听说了她的喜好,才点的面。

很多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,见到相识的人先点了某种食物,便不愿相同。我觉得这很幼稚,可能其他面上来后,又发现没什么特别。回望之下,还会觉得我这边更好。我打算吃一口再告诉她我的观点,但面到嘴里的那一刻,我沉默的放下了筷子。

五分钟后,Amy吃自己面时,她嘴角大约抽搐零点五秒,我很欣慰,还好这家店所有的面都难吃。

我知道Amy是个极其讨厌浪费的人,不过她在碗里转圈的筷子告诉我,她并没有下定捍卫信念的决心,我决定给大家一个台阶下:Amy,说句真心话。我心里有你。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,喜欢人不犯法。可这碗面我不能再吃了。

Amy 松了一口气,终放下了游离的筷子,向我点了点头,我也松了口气。


七号,十一月七号。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,我又坐在这个位置上点了一碗面,从那之后我几乎花了半年的时间回到这个地方,我没有去想这家店为什么没有倒闭,而是专心的吃这碗面。还是和当初一样难吃,不过这次我吃光了。我发现人如果再多一点耐心,人生也许会改变很多。要是当时我也像现在这么有耐心,一切会不会变?她最后会不会也下定决心捍卫那碗面?捍卫我们?


我不知道,但面真的好难吃,我真的好想她。